搜索:
     
    色影无忌专访
     
    作者:色影无忌 发布时间: 2015-10-16 10:23:37
     
     

      色影无忌:浮尘如尘芥,听起来微乎其微,却似乎带点禅宗的深刻意味,《浮尘》的创作动机来自哪里?


      杨洋:静谧的画面会让人有这样的感,能从中体会到一些东西,与观者在情感上有某种交流,这是我感到很欣慰。这个系列的第一张照片是一只干死在水泥地上的小蟾蜍,造型特别有意思,你能感受到它死前的挣扎,后来我就有意识的去收集这些我们常见又容易忽略的小生命体,用影像来记录他们失去生命特征后的状态,也许能有以小见大的作用,引发观者对生命存在意义的思考。


      色影无忌:在作品中里我看到了一丝忧伤和落寞,这种氛围和调性,或者说是拍摄手法与风格是你刻意营造的么?如何不是,那你期望观者感知的是?所包含的深意是什么?


      杨洋:这个效果是我刻意营造的,我是在创造影像,它带有我很强的主观意识,我必须掌控整体的效果而不是坐等效果的出现。氛围的营造来自于我的美术经验,过去的作品中也常这么做,我认为既然是艺术创作就应该传达某种情绪,在情绪上与观者产生交流。


      色影无忌:是因为黑白影像更为纯粹,所以你才特意选择的么?


      杨洋:是的,黑白影像是你做了就容易上瘾的影调,是一种纯粹的光影关系,过滤掉不必要的细节,让情感也变得纯粹起来。这组作品我重拍过三四次,一开始就确定用黑白的效果,也拍过彩色的,我必须跳出生态物种身份像的特征,几次效果都似乎差那么一点,最后决定还是口味重点,低调、凝重、有力量感,带点文艺气息。


      色影无忌:这些被摄体寻找起来有没有难度,你一共拍摄了多少种生物,有数过么?你觉得创作中最难的部分是什么?


      杨洋:我还真没统计过,如果不重复的话大概有四十多张片子,投稿时东减西减选了24张,每一张都像自己的娃一样,当时没搞清楚投多少合适,其实再减到10来张合适了,能抓住眼球的几张就够了,多了没意义。寻找这些物种确实花了不少时间和心思,要获得造型有点意思的更难,我发微信征集"尸体",响应者不多,可能是对我拍的东西不理解,一般人都说某某地方的风景很漂亮之类的,没人理解你会拍这些东西。也有热心的同事给我送"尸体",但因为造型普通大多用不上,主要还是靠自己慢慢收集,这是创作中相当困难的部分,我对技术层面上的要求都比较低。


      色影无忌:从《标本室里的肖像》到《浮尘》,你似乎更多的将拍摄视角关注在动物身上,藉由此探讨人与动物间的议题,为什么这类题材是你特别关注的,作品完成度上而言你会分成几个系列?


      杨洋:去年参与无忌新锐评选的作品《生活在这里》在无忌网站得到推广,同时受到其他不少媒体的关注,以及后来在国展上获奖的作品《不明之爱》都是跟动物有关的题材,这是我现阶段创作的方向,这个题材有很多可挖掘的影像,并试图去探讨一些问题。在创作过程中会有各种各样的想法,好像是相同的议题却产生了不同的可能。我没有给自己限定一个计划去推进这整个系列作品的完成,现在正在着手拍摄一个新的系列,我打算把自己的想法榨干为止,还会有各种末知系列诞生,目的在于探讨这一题材的各种可能。


      色影无忌:对于同一类题材,如何找到不同的切入点深入进去?


      杨洋:观念摄影的益处在于它不限定你的创作手段,可以运用各种手段来实现你的想象力,找到合适的表达方式。勤于思考,对现实生活的仔心观察,大量阅读获取有价值的信息,有助于寻找到合适切入点。认真考虑操作的可行性,复杂程度等问题,拍摄过程中及时调整,逐步推进,这一切都要建立在实践的基础上,空想是无意义的。


      色影无忌:我之前看到过有拍摄误闯高速公路被碾压的动物,探讨的也是人与动物的生存议题。你觉得你创作的作品,其异质性,即独特之处在哪?


      杨洋:我看过你说的作品和其他不同的表达方式的同类题材作品,对于同类题材我想每位作者都是根据自身的生存环境来发现问题,并从各自的角度,运用不同的语言来切入主题。我的独特之处在于我的作品切入点比较新颖,观念性更强,语言更含蓄,观察更细微,把人们视而不见的物体拍得很有仪式感,引发人们对这些微小生命的重新审视,并产生更多的联想。


      色影无忌:摄影创作上,你有很多体验和思考,也在积极寻求表达、传播、交流的方式和渠道。一路走来,你的艺术创作和心路历程是怎样的?


      杨洋:在起步的初期每个人都难以避免有逐利的思想,为比赛,为评委,为市场去创作,需要有认同感。我的创作经历还是比较顺利的,一步一个台阶,这些经历让我现在的心态变得很平静,我没有生存上的压力,所以我可以做自己的作品。我不认为我的那些作品具有怎样的高度,不过是我摸索前行的一些试验成果,通过更多创作来更新自己的知识和观念,我坚信是金子总会发光的。


      色影无忌:刚开始接触摄影是源于什么?有没有对你影响比较大的摄影师?


      杨洋:80年代初我们家的一楼是租给别人做相馆的,对那些器材、冲晒、黑白相片作色印象非常深刻,喜欢摄影是在大学时受同学影响,工作以后有段时间对拍昆虫微距比较痴迷,也去拍过美眉,后来发现摄影比赛可以得奖品,从那以后开始真正研究摄影。让我获得成功是创意摄影,象玛姬·泰勒、本·固森的作品我现在依然印象深刻,后来慢慢喜欢马格南摄影师的作品和主观纪实类的作品,这类作品对我今后的创作影响比较大,从中获得了很多思考和想法。我没有刻意模仿那位大师,算是博取众长吧。


      色影无忌:现在你对摄影的理解较之以往有什么不同?我们总说“不忘初心”,不变的地方又在哪?


      杨洋:每个阶段可能对摄影的理解和认识都不太一样,其实我想这是一个为什么要摄影的问题。我在8岁以前没有拍过一张照片,我不知道小时候是什么样子,所以我觉得摄影很神奇,他能帮助人留住记忆,正是这段记忆的缺失让我喜欢上摄影。大学学的是美术,后来发现照相机也能像画笔一样工作,同样具有造型的能力,同样可以作为艺术创作的手段,所以我找到了表达艺术思维的方式。摄影的记录功能不会改变,它还有更广阔的发展领域,这就是我的理解。


      色影无忌:作为2013新锐摄影师提名奖得主,你理解的“新锐”是怎样的?


      杨洋:“新锐”对我而言就是一种创新,观念的创新、视觉的创新、技术的创新,是摄影中有独特见解的人。这个词在摄影界用得比较多,有的人会有不同的解释,不管怎样他是推动摄影发展的一股力量,是改变现有面貌的一种诉求,它为很多年轻的摄影师搭建了一个展示自我的平台,对摄影实践更多可能性的鼓励。


      色影无忌:对目前经常探讨的摄影语言和新媒介的融入,你的考量是,接下来的创作会向哪个方向走?


      杨洋:不管是在复古古老的摄影术和复杂的显影工艺,还是对胶片时代的眷恋,都无法撼动数字化影像的进程,摄影与科技发展的进步密不可分,如今获取影像的方式变得便捷而廉价,新媒介的融入是大势所趋。传达思想和观念的艺术摄影仍然是我今后发展的方向,我不会对技术问题过多的纠结,拍什么和怎么拍才是我需要考虑的。

     
    (新闻来源:艺术家提供)